竭泽

情不敢至深
恐大梦一场

不明不白地陷入她的眼睛里
不甚明白地对她掏心掏肺
有点明白的是自己只是个过路的
明明白白的
-她不喜欢我

想起诗经里说的那些风花雪月,暗暗相许,这些都是很好很好的。


可是哪怕没有这些,只是远远看着你,我也非常满足了。



自分别后的第一年

甚是想你